群簇建築-民居-陳宅餘三館 參觀聯絡人:陳先生 電話:04-8223701

餘三館一、歷史發展:
陳氏家族是在康熙末年,第十代的陳智可公,由廣東省潮州府饒平縣可塘埔鄉大榕社渡台,從事土地拓墾與農耕活動。當時,曾築「大公宅」以為安居之所,經過三代,到了陳德耀兄弟五人,原有之「大公宅」,已容納不下,故由陳德耀在陳家產業範圍內,「延輿師,擇基址,構造大屋一座,在中宅,上下兩廳,前後天井,左右四迴廊前建高門」,準備作為後代子孫百世之居。可惜毀於道光六年(一八二六年)的閩粵械鬥。到了第十五世陳有光,為完成其父陳義方之遺志,於同治十一年(一八七二年,時陳有光十七歲)與弟陳成渥(潤身)協力合作,在個人所有地界,建一個供奉陳氏先祖的堂室(現改成二層樓之洋房,為曾任日據庄長的陳慶雲所建),再於光緒甲申年(一八八四年)與弟成渥商量,以南畔已業之地建造茅草屋數間(在今餘三館右側,「創修堂」的三合院),安頓居於先祖堂位的有族親,再集資在先世祖堂正位的基址,擴大原有規模,再建大屋;於光緒十年起,經過七年半完成的三合院大宅,即今稱為之「餘三館」。餘三館也的確人材輩出。該館已於民國七十三年列為國家三級古蹟建築,及台灣十大古宅之一。於七十五年遭韋恩颱風毀損嚴重,且遭小偷行竊,於七十七年用鐵架搭蓋保護,於八十年發包動工整建,目前整建完工。

二、環境形勢:
陳氏渡台第三代陳德耀是一個很有領導風範和經營才幹的人,他參與永靖建街市,並廣增田園,設置族產,建立族堂。當時田產範圍包括:東至湳港清水溝,西界本宅後面現在的福德巷,北至加油店旁羅宅田,南到陳宅大岸,並在陳氏大屋高門外,開鑿一口方池,且立下遺規:「唯許在宅內搭廣蓋造,不許在宅外,多添竹圍,唯許子孫自相典買,不許賣與外人,有違犯此眾共誅之,併即所有之業而充公之,勿恤也。至於敦宗睦族,以昭親親,則望爾子孫之能體先祖之志也。」

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蹟碑其子孫也大致上能遵祖訓,故族產範圍變動不大。目前有些田產已被放領。剩下四個庭院約三甲地,只餘三館這個庭院則不到一甲地,六、七十年前的日據時期,永靖街到這裡這段路還很荒涼,現在的中山路只不過是牛車路而已,這兒到加油站旁之羅厝路旁大部分是竹叢,永靖本沒電力,是餘三館付員林到此之路線費用,臨近人家才付費接到各自住宅。日據時代,因日本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曾在這住宿三天,故門前曾開闢為紀念公園,並立紀念碑,在羅厝前有一柑橘園,是餘三館常利用來招待佳賓,採橘餘興的地方。餘三館建築當時一定有請地理師勘查風水,如陳德耀當年建大屋時也「延輿師,擇基址,構造大屋一座」。陳有光當年也有感此屋「頹垣傾棟,莫能修復,將先人相陰陽、觀流泉之苦心,置之以為閒曠,於心終覺慊然。」等可知。

又如「餘三館各座建築,除四腳亭為歇山式的屋頂外,其餘皆屬硬山頂。山牆馬背的形式因取五行之屬性,則隨房屋座向而有差別:如位於東西向中軸線之正身,四腳亭及門樓皆屬水形馬背;南北向之左右護龍則為金形馬背」。此種現象乃是受宅第的堪輿風水所影響。

餘三館目前是隔著農田,面對馬路,整個三合院向東偏南。在該村村廟五福宮的祭祀圈中是屬田墘角。對湳港西的老一輩稱「田墘」,人家就知道是餘三館一帶。

三、配置與建築:
餘三館是典型的客家宅院,對內充滿凝聚向心力,對外展現防禦性的傳統風貌。建好後,兄長陳有功分得正身左側及左護龍,弟陳潤身分得正身右側及右護龍。

餘三館匾額前有門樓一座,其上懸有光緒己丑(十五)年(一八八九年)立之「餘三館」匾一幅。進大門,中以矮牆分大埕為內外。正廳外懸當年陳有光納資捐得的「成均進士」之功名(即是「例貢」,是清末貢舉的別途。)在同治癸酉十二年(一八七三年),由福建布政使司藩督糧道傳及按察使司葆鹽法道略同頒之「貢元」匾一面,正廳神龕兩旁有「恩授貢元」、「成均進士」執事牌二對。正廳祭祀自木苑公以下十四世之先祖,命名為「創垂堂」,以感念先人「創立家業,垂留後世」之德意。整個三合院稱「餘三館」,乃是為紀念祖先「艱難創業,垂留後代,此後蔭澤世代子孫多福、多壽、多子孫」而取名。或如東坡曾說:「有味在三餘」。所謂三餘便是「冬者,歲之餘;夜者,日之餘;陰雨者,時之餘也。」這三個時間是生命的閒暇,必須利用這些時間來充實自己。有愛惜光陰,充實生命的意思。

正身是七間起,左右護龍各為五間起,中間明間木構架為三通六瓜、雕畫精美,室內壁堵仕女、小孩圖、朱紅及黑底金線裝飾吉祥圖案皆難得一見的精品、孤品,壁堵有永靖人士魏統勳法書,以黑框紅底白字的家訓呈現出餘三陳家忠厚傳家遠的意味。室外則描繪勤奮努力乃至功成名就過程,內有兵馬車乘、文宮武將等,彩繪顏料皆來自大陸運來之礦物質原料,雖歷百餘年風吹日曬,仍鮮艷奪目。正廳外側隔板上,浮雕「白髮漁叟」、「執扇仕女」皆相當有水準。正身廳前有四腳拜亭,以四根龍眼梭木柱為架構,台基高約五十公分,與正身台基同高,這座軒亭屋頂架構為六架卷棚歇山式,並有優美的曲線起翹。簷下六架四瓜結構,是餘三館雕刻彩繪精華。軒亭與兩側護龍屋頂有六個鯉魚漏水孔。下雨時,雨水集於天溝自魚口吐出,雨中排瀑形成趣味景觀。

雷澤歷山左右護龍,與正身相較是屬於次要從屬的地位,但在格局上仍是獨立完整的,以中央廳為核心,左右相對稱,門楣上掛「歷山」、「雷澤」橫匾屬筆「光緒己丑(十五)仲冬上浣,新新軒主人書」,新新軒主人即陳有光本人。陳姓也是舜的後代,舜曾耕於歷山,捕於雷澤,事蹟見於二十四孝「孝感動天」的故事中,故護龍廳懸「歷山」、「雷澤」匾以示不忘。門聯皆以「餘」、「三」為崁首聯。

至於其他附於主建築之配置,如:門樓外有一方池,長約二十公尺,寬約五公尺,是創建時就有的古池,日據時期,是神社公園的一部分,曾拓寬過,其水源來自八堡圳一個分支系統灌溉渠道。左、右外護龍在光復初期改建過,正身後面原本有穀倉或畜舍,另有舊日的佣人房及早期從事染衣、釀酒、醬油的工作房散落其間,餘三館經過整修後,已恢復重建了二間堆放稻穀的竹筒仔屋。走到後面可看到正身後面有廊,又有遮陽板柵─類似窗戶有板扇可拉開大小或關上,以蔽風雨、防西晒。又可看到有開天窗的作法。

四、材料與匠師:
石材用得少,因離河道遠,且當時水運衰落,來源困難。門樓、正身、護龍之側、背面、內圍牆皆土确磚牆。磚工平實謹嚴無磚雕。彩繪是餘三館最有價值者,所用之顏料皆來自大陸,雖歷經百年風吹日晒雨淋,仍鮮豔奪目,尤其寶藍色幾乎如新。師傅可能是來自廈門,再請當地之幫手。如屋頂上瓦及剪粘,湳港西陳騰飛、陳阿昧都曾參與。由彩繪及小木細雕可看出有對場作的意味。餘三館當時財力足夠正身、護龍同時建築。

 

 

五、家訓:(書於正身大廳壁堵)

(一)

「古語云:世間第一好事,莫如救難恤貧,人若不遭橫禍,施舍費得幾文。誠能約己濟人,色色為貧人算計,存些盈餘以救急難,去無用可成大用。積小惠可成大德。乃富人惜財如惜血,目擊困苦顛連而睽睽相視,毫不動心,以為生財之道。宜如此不知財生,而心先死矣。心既死,財其能長生乎。至如小本貧民,肩挑貿易受盡苦辛,覓得幾文微利,為一家性命所係。其遇可矜、其情可憫。我卻要在他身上討便宜,甚或用重秤、使小錢。猶自以為得計,不知窮人資此以養生,多不過數文錢耳。在我視之頗輕,而彼之含怨最重。只此小節而其人之生平可見矣。況折其一日之本,即窘其數日之生,所省甚微,所損實大,吾輩戒之。

燕柱魏統勳。」

(註:充分流露「與肩挑小販苦力,莫討便宜」的救難恤貧道理,真是忠厚傳家遠。)

(二)

以心術為本根,以倫理為楨幹
以學問為菑畬,以文章為花萼
以事業為結實,以書史為園林
以歌詠為鼓吹,以義理為膏梁
以著述為文繡,以誦讀為耕耘
以記問為居積
以前言往行為師友,以忠信篤敬為脩持
以作善降祥為受用,以樂天知命為依歸

餘三館地址:彰化縣永靖鄉中山路一段451巷2號